• 人的本质的演变规律:从原始母系氏族社会的公有者经过父系氏族社会私有和公有双重所有者而演变为私有制阶级社会的私有者,然后经过现代社会公有和私有双重所有者... 2019-03-18
  • 朝美首脑新加坡举行历史性会晤 金正恩与特朗普握手  2019-03-17
  • 世界那么大:澳大利亚一对夫妇自己动手造飞机 2019-03-13
  • 河北省大气环境问题曝光台 2019-02-23
  • 中国公民出入境通关新政实施 出入境通关排队不超过30分钟 2019-02-23
  • 姜片-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1-31
  • 西海都市报数字报刊平台 2019-01-31
  • 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 2019-01-26
  • 世界杯老司机速成手册:球场之上,谁的眼泪在飞 2019-01-17
  • 胡世忠在泰和调研经济运行和项目建设 2019-01-04
  • 旅游市场再创佳绩端午假期河北接待游客2026.77万 揽金147.79亿 2019-01-04
  • 关于对部分载客汽车采取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 2018-12-24
  • 閲嶅簡甯傚叕瀹夊眬鐘姜涓炬姤绯荤粺 2018-12-24
  • “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错;“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对。 2018-12-11
  • 中文观潮:世间没有完美 2018-12-11


  • 看啦又看小说网(乒乓球直拍教学视频 www.mfb99.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五十六章:香火

        ♂

        卫静姝自然是疯了的,若不是疯了,又如何会干出这样的荒唐事儿来。(看啦又看手机版m.www.mfb99.com)

        赵喻娇也是个护短的,纵然往日与王扶柳有些许交情,可同卫静姝比起来自然算不得甚个,听着这说话声儿不对,立时便瞪了眼儿过去。

        可话头一转,又觉得不对劲,忙问:“可是出了甚个事儿?”

        不怪她不多想,就怕卫静姝存了心非死不可,做了几手准备。

        王扶柳气得胸膛起伏,涨红了脸,看也不看赵喻娇一回,只盯着卫静姝道:“还当你同世子爷情深意重,没曾想却是个这般恶毒的人?!?br />
        “说什么呢你?!闭杂鹘空饣嵋哺派?,卫静姝才从土里给刨出来,气都没喘顺呢,这王扶柳在这儿乱吠甚个。

        眼见情形不对,许锦容便也忙出来圆?。骸巴豕媚锊皇悄歉鲆馑??!?br />
        卫静姝自始自终都半瞌着眼眸,连神色都未变一回。

        王扶柳却一下子落了泪,咬着牙道:“既是有了世子爷的骨肉,作何还这般作贱自个……”

        屋内一下子安静下来,卫静姝眼眸一睁,无波无澜的面上盛了几分讶然,随即又是痛苦之色。

        ……

        卫书启想带卫静姝回卫家,可到底没能如愿。

        卫静姝有了身孕这事儿,不过片刻便传扬开来,一扫整个王府灰败的气氛。

        雍靖王妃连病都跟着好了起来,往菩萨跟前一跪,连着念着好几声佛号,面上皆是一片喜意,就连李君澈给她带来的痛苦都散了七七八八。

        卫静姝也怀过一回孩子的,可这一回却愣是没得半点反应,加上李君澈没了,便更是没注意。

        如何就能想到,竟然就无声无息的有了李君澈的骨肉。

        原先她一心想死,这会子又舍不得了,可想到李君澈心中又难免悲痛。

        肚子里头这孩子,将将两个月,胎都没稳,从蜀地到云州,这一路上多有颠簸,加之她心头难宽,没想到这孩子却是个极争气的。

        赵喻娇同王映芝两个一听,竟比自个怀了身孕还要高兴。

        这孩子来得极是时候,不论男女都好,一来叫卫静姝留个念想,二来,如何都给李君澈留了香火下来。

        赵喻娇咧着嘴一笑,手一挥便掏了钱来叫四冬几个发喜钱下去。

        反倒是卫书启愁容不展,心中纠结不以。

        给李君澈留了香火自然是好事,可也因此要羁绊卫静姝一身,他心里如何能好过。

        许锦容许锦心连声道贺,又说了些宽慰的话这才告辞。

        许锦容倒是真心替卫静姝高兴的,可许锦心出了子墨斋一张脸便拉得老长。

        雍靖王妃怕卫静姝甚个都不管不顾,当着众人的面便道:“不管是儿是女都好,娘绝不亏待你,若是儿子往后便承了澈儿的位,若是女儿往后便也立个女户,招婿在家……”

        如今雍靖王已经同朝廷翻了脸,只要雍靖王胜了,如今的世子位到得以后必然是太子位。

        若是女儿,往后也是公主的命,卫静姝不管生儿生女都好,一辈子富贵总是少不了的。

        雍靖王妃说得多,许锦心听进去的却只得这两句,卫静姝肚子里头这一个还未生呢,便允下这样的承诺来,若是真生了个儿子,日后便哪里还有安哥儿的立脚之地。

        行得远了,许锦心还转头看得子墨斋一回,双眸一眯,便露出几分狠厉来,一个遗腹子,胎位又未稳,能不能平平安安的生下来还真难说。

        许锦容不知妹妹的心思,面上却是止不住的笑:“我这就去给二爷送信,他必然高兴得很?!?br />
        李君淳素来崇敬自家大哥,兄弟两感情好,想来定然也替李君澈高兴的。

        许锦心抬眸看得自家姐姐一眼,跟着便又垂下眼眸,心思千回百转,当初若是许锦容真叫马儿踩踏死了,她入得王府来,必然是正妻,安哥儿也绝对不会是庶子,到得如今又哪里会有这许多烦忧。

        赵喻娇同卫书启扒了李君澈的坟,还得挑个时辰去填上。

        这夫妇二人手中有大大小小一堆事儿,纵有心思也不能久待,便吩咐四冬几个好好守着卫静姝。

        初六同四书五经几个也是欢喜的,私下里感叹得一回,便也自觉得将子墨斋守得严严实实的。

        厨下送了炖好的羊乳来,王映芝伺候着卫静姝喝了,又替她掖好锦被看她睡了这才回去。

        回了自个屋,不待绯红同绿颚开口,她便双手合十,连声念得几句:“菩萨保佑,菩萨保佑?!?br />
        自打上回卫静姝落了胎后,她便再没得似今日这般高兴的了。

        绯红同绿颚都晓得她心里头对卫静姝愧疚着,便也跟着笑,一会又取了细棉布铺开来要给卫静姝腹中的孩子做小衣裳。

        云州比京都要安逸得多,府中事务也不必操心,如今李君澈的丧事也了了,她便当真沉下心来,寻了花样子,衣裳鞋袜包被样样都要做。

        卫静姝躺得两日,往李君澈的坟前去哭得一回,再回来时,人也沉淀了许多。

        李君澈是回不来了,可这孩子却来得甚是及时,她就是心头再难过,却也都压下去,只想着把这孩子好好生下来。

        再是如何,这孩子也是他留下来的。

        王扶柳往日荒废的医术,到得如今却也都捡了起来,不为别的就为了李君澈留下的这个孩子。

        一日一小诊,三日一大诊,她比谁都紧张。

        前头战事吃紧,卫书启也不能在云州久待,却将赵喻娇留了下来。

        临走时,特特来见过卫静姝一回,眉眼中带着愁丝,半响才鼓起勇气道:“待这孩子生下来,你同我回卫家好不好?”

        雍靖王妃不放人,可只要卫静姝愿意,他总归有法子的。

        卫静姝翻过年也才二十岁,正是大好的年华,却为着一个孩子,一个死去的人被困在李家一辈子,他于心何忍。

        可卫静姝却眉眼淡淡,抚着平坦的肚子,微微勾唇:“三哥,便是没得这孩子,我也是要守着他的……”

        从始至终,她都未想过要再冠别姓,改嫁他人。

        从前没有,如今便也没有,往后便更不会有。

        卫书启却叫她气得不轻,可一想如今李君澈不过刚去,待过得几年许是有回转的余地。

        此事就此搁下不提,只待往后再说,叮嘱几句叫卫静姝好好保重身体之类的话,便携着兵士离去。

        卫书启这一去是往战场上去的,可赵喻娇一点都不担心,除了将这云州城守好之外,余下的时间多是陪着卫静姝。

        王映芝手快,没几日功夫便做了一套小衣裳小裙衫,特特送到卫静姝跟前来讨一讨她欢喜。

        如今还不过两个多月,腹部平坦,是儿是女都未知,便盼着最好连儿子女儿都生了。

        王映芝自个还是个姑娘身,却当卫静姝怀的孩子也是自个的。

        虽是没了爹,可有两个娘,也断然不会叫孩子们吃委屈。

        卫静姝克制着,不叫自个再去胡思乱想,前头那个孩子便是她心思重才落地便没了气息。

        如今便更是处处仔细着,人一松下来,往日里不曾有过的害喜反应便都涌了上来,酸汤酸枣酸梅日日都不能断,哪怕用不下饭,也非逼着自个吃下去。

        李君澈去了,两个女人家便更是心心相惜,她本就不愿王映芝就这样过一辈子。

        听见她说这样的话来,便是一叹,拉着她的手道:“你年岁比我小,又是大好的年纪,何必非要守着爷呢?!?br />
        和离书是一早便写下的,只要她愿意,雍靖王府也能替她挑个如意郎君,配上嫁妆让她好风风光光的嫁了。

        往昔李君澈活着必然是要一纸和离书的,如今他去了,便是不要和离书她也是自由之身。

        可偏生王映芝自个不愿意。

        她正描着花样子,预备再做两张包被,闻言头也不抬:“姐姐守着爷是因为情深意重,我守着爷自然不是因着甚个深情,不过是无处可去罢了?!?br />
        王家面上瞧着风光,背地里却不少龌蹉事儿,年少时不得不留在王家,可如今既出来了,她必然不愿意再回去的。

        至于那个呆子,本就是自个负了他,想来如今早该成亲生子了,哪里还有念想。

        那会李君澈还活着,她便想着拿了休书,寻个清静的地儿,往后余生青灯古佛便也就算了。

        但如今她也是当真盼着卫静姝那孩子的,再是如何也想守着他们母子,往后的日子一道扶持也是好的。

        眼见卫静姝还要再说,她便又是一笑:“纵然你要赶我,也叫孩子平安落地后再说吧?!?br />
        又道:“往后的事儿谁说得准,兴许哪一日我瞧见个长得俊的小哥儿非要嫁了,到时候你连拦都拦不住?!?br />
        这些个话也不过随口说说,连面红都不曾,纵然往后真遇到这么一个人,她也未必有这个胆量。
  • 人的本质的演变规律:从原始母系氏族社会的公有者经过父系氏族社会私有和公有双重所有者而演变为私有制阶级社会的私有者,然后经过现代社会公有和私有双重所有者... 2019-03-18
  • 朝美首脑新加坡举行历史性会晤 金正恩与特朗普握手  2019-03-17
  • 世界那么大:澳大利亚一对夫妇自己动手造飞机 2019-03-13
  • 河北省大气环境问题曝光台 2019-02-23
  • 中国公民出入境通关新政实施 出入境通关排队不超过30分钟 2019-02-23
  • 姜片-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1-31
  • 西海都市报数字报刊平台 2019-01-31
  • 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 2019-01-26
  • 世界杯老司机速成手册:球场之上,谁的眼泪在飞 2019-01-17
  • 胡世忠在泰和调研经济运行和项目建设 2019-01-04
  • 旅游市场再创佳绩端午假期河北接待游客2026.77万 揽金147.79亿 2019-01-04
  • 关于对部分载客汽车采取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 2018-12-24
  • 閲嶅簡甯傚叕瀹夊眬鐘姜涓炬姤绯荤粺 2018-12-24
  • “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错;“价值由劳动创造=劳动必然创造价值”对。 2018-12-11
  • 中文观潮:世间没有完美 2018-12-11